李白诗中的仕与隐

- 首页 >> 其他

对于李白, 是历史长河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的诗文一直是当代文学作家研究的重中之重, 学者爱慕他, 欣赏他, 甚至竞相模仿。青莲居士是盛唐乃至说是, 整个中国古代文坛中最为优秀、最为代表性的诗人之一, 这样一位炙手可热的才者, 与之相关的著述恒河之沙,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1 强烈的入仕之愿

盛唐时期, 天下大治, 李唐王朝的统治者是非常知人善用的, 认贤为臣。这便形成了中国文学史上光芒万丈的“盛唐气象”。这与当时开明的科举取士制度显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和杜甫, 或者是孟浩然相比, 李白的入仕渴望非常强烈, 像个孩子样对未来的报复充满无限的遐想, 并且觉着自己一定能一飞冲天, 简单单纯又执着的憧憬着。


李白在入仕的路上是有着特别顽强的毅力的, 并且在他生命的最后留下了《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一诗, 李太尉指挥百万大军出征讨伐叛军, 李白毅然前往投奔。“函谷绝飞鸟, 武关拥连营, 意在斩巨鳌, 何论绘长鲸”从这样大气谤沱的战争描写可以见得, 晚年的李白依旧壮志不减。让人不得不感佩他的那份坚持。



上面这首《树中草》内涵深刻不明而喻, 家世变迁又辗转他乡。可以发现在前四句暗, 客居山林, 却得以幸存;后四句言, 后裔, 却同根不同命, “各自有枯荣”。是诗以鸟作喻, 诉说着自己难背景。


这种渴求, 因为时事的格局又加重了很多。在唐朝那样外放的环境下, 其取士制度下学者看到未来光芒灿烂的趋向, 于是乎每个人都是怀着十分热情并且神往的心境在求取功名的道路上, 越挫越勇!李白也是其中一个, 与士人把酒言欢, 吟诗作赋, 广交朋友或是游访干渴以此赢得诗名远播, 为自己的入仕之前有着一鼓作气的气派, 让自己声名远扬。有着远行的自信与资本。


2 残酷无比的现实下产生的“隐”

喜欢李白, 信仰李白的人, 会看李白的另外一面, 便是“隐”。科举成为当时知识分子进入仕途的最直接有效的途径, “科举制度下的“以文取士”这对于士人而言, 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寻求入仕的途径。然而, 拥有着超常的入仕渴求的李白却终生不予科举。像个孩子似的, 愿望像似还未开始就被破灭, 在憧憬与羡慕的背后, 却又很开心的笑了, 因为他觉着梦还在, 他还是充满向往的。


在历史中的李白, 并不是那样的只学术的弱弱书生, 在十五岁便有着“己将书剑许明时”的远大志气, 后来境遇中的入幕边关、建功立业这种追求并非是李白的最终目标诗文中反复出现的愿望是他无法言表的痛, 兴许他并不是适合为官为臣, 但是骨子里的傲气却又驱使他创下一番事业, 在文与官中间, 他其实是知道的, 有些人有些事做不到的, 唯有写出来, 呐喊出来这样内心便不会那么难受, 那么痛苦, 可以说他是一个千古难逢的诗人, 但是他又是一个很失败的为官者。


在古代, 入仕途径下干渴权臣都成了入仕的必要条件。获得权臣的认可或者推荐, 就可平步青云。


诗人的数量浩如星辰, 而李白, 可以说是这中国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最为闪亮的一颗星星, 喜欢李白不仅仅是这个人的学术造诣, 而是一种经历, 两三情怀, 以及那不可一世的处世态度。他的大气谤沱, 他的直率洒脱, 他的不拘一格, 历来为人们称道。但是谁又知, 在某个夜晚, 独自大醉的他, 又是怎样的呢!


《送梁四归东平》

很庆幸, 李白是生在盛唐的, 倘若换个时期, 历史纵是不会有他的。

这种“仕”的追求, 恰似贯穿整个那么潇洒的一生。豪放不羁的“谪仙人”李白身上如此坚定地长存, 在诗文中欲言又止的家世背景以及一再标榜的自己的皇族出身, 这般显赫的家世如若属实, 当能成为推动他积极入仕的重要原因。但是, 无可厚非无论是隐还是仕, 都会是他必须经历的过程, 只要李白还是李白, 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