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白诗的色彩看盛唐审美情趣

- 首页 >> 其他

笔者将李白诗中相近的色彩合并计算, 则其主要色彩字出现的次数是:白553次, 绿406次, 青360次, 金333次, 黄183次, 红150次, 紫128次。细致分析可看出以下特点:


一是李白描绘色彩基本上按客观存在而再现, 色调以事物的固有色为主, 体现出诗人“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美追求。二是搭配色彩往往运用色度对比, 如碧山青天、青山碧水、绿竹青萝、玉阶白露、秋月白壁、明月镜湖等。极为引人注目的是, 他将“青”“苍”“碧”“绿”与“明月”映照, 光色谐和, 加强了明度和纯度, 整体色调明丽素雅, 构成清逸的意境美。如“青山映辇道, 碧树摇烟空” (《效古》) 。三是色彩字的大量运用, 展示了李白诗歌激情洋溢的生动境界。而白色、绿色的普遍组合, 与诗人心仪明月、崇尚皎洁、热爱自由、理想不灭的人生追求相契合。



李白是唐代对色彩使用最多的诗人。以他为中心, 考察其他盛唐诗人, 如杜甫、王维、孟浩然、高适、岑参、王昌龄、储光羲等等, 他们诗歌中的色彩均鲜明地反映出与李白色彩运用的一致性。再将其与中唐的韩孟诗派加以对比, 我们会看到, 明秀清逸、自然和谐的追求, 才是盛唐审美趣尚的底蕴所在。盛唐诗人正是在充满自由、宁静、安逸之感的“绿”色天地里, 表现着他们对自然、生命的最为充分的向往和体悟, 坦荡地抒写自我, 以自己“在玉壶”的“一片冰心”, 透视人间, 感天动地。